当前位置:首页 > 聚焦东方 > 专题

私车额度使用期限只是储备政策之一

2015-06-19 13:43     劳动报

上海市交通委近日称,目前有关部门正研究小客车额度有期限使用及车牌释放机制,使牌照管理将更加科学合理。市交通委相关人士表示,包括额度是否应该有期限等问题已在研究。

只是储备政策之一

消息一出,在老百姓当中可谓“炸了锅”。毕竟上海每年要拍出约10万张车牌,那么多年“斥巨资”拍得车牌的老百姓众多。对于这样一个群体,车牌要设使用年限无疑是重大利空。拥有车牌的老百姓纷纷认为:“车牌属于个人财产,自己的东西怎么能被随意变更权力呢?”

根据去年3月下旬发布的《上海市交通发展白皮书》,其中指出上海将继续严格控制小客车总量,研究并适时出台小客车额度有期限使用、限制转让等政策措施,并与既有政策保持衔接。因此,使用期限从理论上只是城市交通管理的一项储备政策,和拥堵收费等类似。

面对不少市民“自家车的牌照会不会到期作废”的关切,市交通委主任孙建平此前在参加民生访谈时也表示,小汽车额度有限使用是上海机动车额度管理的储备方案,是否实施,关键看上海机动车保有量的发展速度、市民对于机动车出行的使用强度、城市道路可承受度,以及城市道路交通拥堵程度等等多种因素。实行额度有限期的措施因涉及重大调整,作为一项重要的民生政策,在出台前肯定会反复听取意见,处理好各种关系,做到公平。不过,对小汽车的管理趋势是从目前的控制拥有逐步转向控制使用。

车牌是产权还是通行权?

车牌究竟属于一种“通行权”,还是个人财产?2015年上海“两会”期间,上海市交通委针对这一问题所作了解释:车牌其实只是额度的一种载体,所谓的额度只是本市中心城区的一种道路通行权。从市政府颁布的《上海市非营业性客车额度拍卖管理规定》中不难发现,客车额度被定义为一种允许在市中心通行的上牌指标。

然而在不久前,上海市一中院开庭审理一起罕见的非法获取上海车牌案,一个犯罪团伙通过违法手段获取上海车牌长达10年,将车牌额度骗出并上牌使用。据有关媒体报道,庭审中,公诉机关认为车牌额度属于诈骗罪对象中的财产性利益,因为沪牌的拍牌流程符合一般财产的交易流程,具有财产可交易性的一般特征,故而可以认为是一种财产性利益。

建议一:和车主协商年限问题

法律界人士认为,对于车牌属性的认定,直接关系到车牌设使用年限的合法性。然而,即便是车牌属于“一种道路通行权”,对车牌设限也将面临诸多问题。

“车牌在拍卖的时候并没有规定使用年限,现在对于那么多已经拥有车牌的人,重新要让他们接受使用年限这件事,显然是有违合同精神的。”上海正源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律师黄铁山认为,如果真要推出“使用年限”,应该跟车主协商处理,到底是赔偿还是退钱等。  北京君泰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合伙人王晓波律师也表示:“车牌属于一种产权,即我通过竞买方式取得了所有权,从物权法上来讲,是可以传承下去的。”

建议二:老牌照老办法

记者查阅了有关资料,“使用年限”的做法是模仿新加坡,从治理城市交通拥堵的角度有一定的可行性。新加坡车牌拍卖的最大亮点,是牌照使用的有效期为10年。10年后,随着车辆报废和新车购置,车主可以按上3个月平均的成功投标价,直接获得新的10年配额;或者支付一半的价格,延长5年的配额使用权,但在5年之后不再拥有延期权力。当车辆报废之后,原先缴纳的附加注册费(一个与车价相当的押金)将返还50%-75%。

上海融孚律师事务所陈少兰律师认为,未来如果要出台使用年限,最大的问题可能就是车牌到期,而车辆并未报废。她认为最合法、最符合契约精神的做法是:新牌照新办法,老牌照老办法。即新牌照设使用年限,老牌照没有使用年限。

至于此项政策能否缓解申城的交通压力,北京长安(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志强表示,在上海这样一个国际大都市,公众对于车辆的使用是刚性需求,也许并不会因为车牌被设定了年限而放弃购车。

【责编:闵琦】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