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聚焦东方 > 舆情

金华婺城:“消薄”加速度 奔向春天里

2020-04-03 11:18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西吴联花卉市场盆花销售忙 李建林 摄

西吴联花卉市场盆花销售忙 李建林 摄

中国经济导报 记者沈贞海 通讯员马晓芬

春光明媚,草长莺飞,正是一年最好时节。在浙江之心金华婺城,一股蓬勃奋发的生机和活力,正在乡间勃发。

近年来,金华市婺城区着力探索规模化集聚、特色化发展、链条化服务三大路径,拼争抢创、大干快上,全力打出“消薄”组合拳,跑出“消薄”加速度。截至目前,全区全面消除集体经济薄弱村,92%的村实现集体经济总收入20万元且经营性收入超10万元,为“双城”战略走深走实注入澎湃动能。

项目为王驱动内生发展动能

在罗店镇西吴联村,一座占地约700平方米的综合物业楼,正在争分夺秒、紧锣密鼓地施工当中。看着这幢物业楼从规划图变成了施工图,周边后溪河村、建新村的村民比西吴联村的村民更加高兴,大家纷纷说,“这可是一把农民致富的金钥匙啊!”那么,这背后有什么原因呢?

原来,这幢综合物业楼属“罗店镇多村联建综合物业楼”项目。因资源贫乏,后溪河、建新2个行政村长期面临村集体经济入不敷出的困境。而西吴联村早在2012年就建成了西吴花卉苗木展示展销中心,每年产值达2.5亿元。在罗店镇党委政府的统筹谋划下,一个通过“强村带弱村、消灭薄弱村”的项目就此诞生。

西吴联村与后溪河村、建新村共同成为西吴花卉苗木展示展销有限公司的股东,各股东以货币方式入股,项目建成后预计年收益达70万元。

“项目拟建三层,一层店面出租,二层花卉文化展、市场党建及办公用房,三层旅游接待和婚宴场所,可持续优势明显。”西吴联村支书吴根升介绍,虽然发生了新冠肺炎疫情,但是工程工期不受影响。项目按“十天一个计划、十天一次检查”的要求全速推进,力争早日建成惠及三个村的村民。

2018年行政村合并之前,西吴联村的前身是西吴村。2008年,西吴村也是一个集体经济薄弱村。“当时村集体穷,想做任何事都不成,干什么都没有底气。”吴根升回忆,穷则思变,不搞经济项目真不行。

当时全国各地的花卉产业势头旺,而村里有的是山的资源,吴根升琢磨着能否利用这些做点文章。对此,吴根升带领全村苦干实干,经过5年努力,于2012年10月,建成了西吴花卉苗木展示展销中心。该展销中心占地面积170余亩,总投资1100余万元,并于当年就引进了首批全国各地苗木商30余户,随后又带动了第二批30余户本地苗农的加入。如今,该展销中心风生水起,已经成为浙中花卉市场中的翘楚。

8年过去了,“罗店镇多村联建综合物业楼”项目紧邻花卉苗木展示展销中心而建,因为客流集聚,项目市场商机十分明显。“项目建成后,每年不仅能定期为两个薄弱村完成致富增收任务,还能为周边村民提供就业岗位,助力村集体农业增效和农民增收,实现本村及周边群众共同致富,凝聚区域抱团发展合力。”罗店镇相关负责人表示。

近年来,婺城区以“双城”战略为引领,围绕花满婺城、都市农业,坚持平台化推动,项目式发展,支持乡镇与乡镇、村与村抱团联合,鼓励一村一策,培育内生发展动能。同时,坚持自力更生为主、政策扶持为辅,多措并举、多种模式并存,推动村集体经济发展和农民持续增收,实现“消薄”工作质的飞跃。

2020年,婺城区将持续通过平台和项目的作用发挥,加强区级平台项目铂大工贸投资、金茶花项目、光伏进农村等各类已完成项目的跟踪运营管理,确保投资安全,绩效稳定。加快竹马集镇综合市场、三贤四村消薄联建、蒋堂镇沙畈新村物业、琅琊镇20村联购金泰纸业等11个已立项消薄项目建设,做精做美党建红盟、物业托底、产业推动、资源增收、服务保障等“消薄”特色文章,努力实现村组织多渠道增收,推动村集体经济高质量发展。

党建引领推动“后进”到“后劲”蜕变

“通过盘活用好闲置资源,全年实现村集体收入200万元,是2018年的5倍;实现经营性收入144.28万元,是2018年的14倍,‘软弱后进村’实现摘帽。这点太让我们振奋了!”今年初,一份2019年的消薄成绩单,让白龙桥镇郑岗山村2800余位村民沸腾了。

2018年,郑岗山村因集体经济薄弱,党员干部合力不足,村庄发展缓慢,被确定为“软弱后进村”。

当年底,该村经行政村规模调整后,有郑岗山、西园、上新屋、李家、毛畈、西畈、乌村垅7个自然村。“7个自然村荒废多年的闲置土地有多处,东一块西一块,分散且零乱,如何做好盘活利用文章?”在婺城区委、白龙桥镇党委的指导下,村两委班子以党建为引领,开始“摸着石头过河”。

加强党建是新村发展的关键。2019年,在联系领导的集中把脉问诊和乡贤队伍的出谋划策下,郑岗山村党员干部通过强队伍增合力、强基础增动力、强经济增活力的“三强三增”法,规划先行、产业转型、环境造型,扭转“后进”局势,激发“后劲”能量。村党支部整转提升,党员干部干劲十足。

在村中,100亩的茶叶山荒置十多年,是否可以从此入手?说干就干,村支书郑文杰带领村两委干部先理清茶叶山的面积,然后向市场吆喝起来。“荒山杂草丛生,谁会要呢?”正当村民纷纷质疑时,他果断依托镇国有公司,招商引资引进“红美人”种植项目,每年可以为村集体带来10余万元收益,百亩荒山蜕变成金山银山。

打响了盘活闲置资源的第一炮后,村两委干部们对发展的信心更足了。大家一鼓作气,继续排摸村集体现有市场、土地、池塘、校舍、茶叶山等资源,重新整合公开招租。西园自然村83亩荒山、郑岗山自然村36亩荒山,连同通过化解矛盾重新回到村集体的50亩荒山……曾经七零八碎的荒山荒地,成了可供开发利用的优质资源。“巢已筑好,只待凤凰。土地有了,只要有好的项目就可以启动合作。”郑文杰说。

“干”字当头,党员干部千方百计为百姓办实事,也为村庄发展注入不竭动力。去年以来,全村开展“全域美”环境整治工作,粉刷赤膊墙,拆除危旧房,建设党建示范项目,党建小品、红色元素与村庄建设和合共生。同时,重启秀美村建设,一条花团锦簇的景观带已见雏形,一个古色古香的长亭跃然而出,新区道路硬化、电力配套设施、农村公厕等建设项目已经完成,村庄环境面貌焕然一新。

53岁的村民江柏忠说,“现在咱村可是大变样了。绿化多了,环境美了,村集体富了,最为关键的是村干部善于倾听百姓心里话,全心全意为村民办实事办好事,我们百姓心里可舒坦了。”

在白龙桥镇,像郑岗山村一样以党建引领推动“消薄”工作的并非个例。去年以来,白龙桥镇党委政府紧抓党建牛鼻子,村集体经济驶入发展“快车道”,实现了量变到质变的转换。全镇34个村(社)总收入6028万元,同比增长17.8%;经营性收入4693万元,同比增长102.72%。平均每个村总收入达177万元,经营性收入138万元。

一直以来,婺城区坚持党建引领,把“消薄”实绩作为选拔任用干部的重要依据,持续做好新村融合后半篇文章,围绕“并村并心并发展”,推行“一村一策一项目”,推动新村共融共富。同时,充分发挥党建引领核心作用,建立区域型党建体“农产红盟”,推动实现组织力牵动生产力的递增效应。“塔石物语”“莘e家”“硒望田野”等一系列农产红盟,为农户和企业搭建了一个集采收、运输、售卖为一体的重要平台,三年来总营收超1500万元。

安地喻斯村美景一瞥 郭加生 摄

安地喻斯村美景一瞥 郭加生 摄

“旅游+增强“持续造血”功能

“疫”去春来,陌上花开。在安地镇喻斯村,秀美南山春色迷人,沉寂了一季的喻斯生态游览区逐渐恢复了往日的生机。连日来,该景区全面开展卫生消毒工作,对工作人员进行防疫安全服务培训,推出景区限流、健康码、体温检测等措施,为恢复开放做充足准备。

在贯穿村落的主道旁,古色古香的土菜馆里响起了洗涤打扫之声,田园民宿打开了门窗通风透气,村民们忙前忙后准备着迎接客人的到来。“在我们村,1/3的村民在家从事乡村旅游服务,乡村旅游让我们走上了致富路。”村民们纷纷表示。

喻斯村是国家级美丽宜居示范村、省AAA级景区村庄、省级休闲旅游示范村、省级美丽宜居示范村。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指引下,该村大力发展乡村旅游,集体经济消薄走出了一条特色路。2017年3月,安地镇党委政府与河南华宇旅游服务有限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合力打造旅游精品点,建造生态游览区。逐步设立了凤凰山竹海滑道、9D玻璃桥、七彩四季漂流等项目,吸引了上海、杭州及金华八县市的游客纷至沓来。据统计,2019年该景区全年接待总人数近30万人次。

“我们采用资源入股的方式合作,每年可提取景区营业额的10%作为村集体经济收入,协议期40年。去年村集体分红分到了23万元,为壮大村集体经济作出了贡献,也为村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造血功能。”喻斯村主任叶根财说。

喻斯生态游览区的建立,给喻斯村乡村旅游吹来了东风。56岁的村民喻婉珍,2015年在村上开出了一家土菜馆,是当时村里首批菜馆之一。“我想着村里环境好了,就利用自家房子尝试经营土菜馆,没想到生意红火得很。第二年我就把在外的大儿子叫回来经营,全家人一起在家创业,其乐融融,幸福满满。”喻婉珍告诉笔者,每逢节假日、周末,来喻斯游玩品尝美食的游客云集,去年“五一”节当天,她家共接待了50余桌,席面都摆到了休闲广场。

像喻婉珍一样,在乡村旅游上尝到甜头的还有村民喻松青。65岁的喻松青在喻斯村经营“倚山居”民宿3年了。每到节假日前夕,他家的订房电话就成了“热线”。“特别是6月至9月期间,如果不提早预订,基本上是一房难求。”喻松青说,这一切多亏了乡村旅游带来的红利,让一个穷乡僻壤的小山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近年来,婺城区把要素聚到平台上,全力做大“造血项目”,积极探索“绿色生态农业+休闲旅游+文化创意”的发展模式,依托婺城山水资源和人文底蕴,打造农旅结合样板,推动全域旅游、花满婺城,切实将绿色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发展优势,促进集体增收。安地镇喻斯村、岩头村、莘畈乡大立元村、雅畈镇汉灶村等一批村落就是其中的典型。

【责编:倪珺】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