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聚焦东方 > 舆情

今晨5时许,武康大楼周边“蜘蛛网”全部入地,近百年历史建筑重现清新优雅

2019-01-25 09:19     上观

今天早上5时许,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现场直击,位于淮海中路余庆路口的最后两根路灯电源线被拆除,标志着经过10个月的紧张施工,武康大楼周边区域架空线入地合杆工程正式完工,盘桓在建筑周身的黑色“蜘蛛网”从此消失在人们眼中。这座拥有95年历史的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终于在今天拥有了进入21世纪后,首张清新的“素颜照”。

2019年1月25日,武康大楼周边架空线全部清除入地。

早上5时15分,电力部门施工人员剪除淮海中路的武康路-天平路段最后一根电力架空线。

电力施工人员剪除淮海中路天平路口架空线。   均 舒抒 摄

武康大楼“蜘蛛网”的最后50小时

去年3月13日,武康路架空线入地和合杆整治工程正式开工。今年1月16日,大楼周边所有电力线拆除,意味着架空线入地工程进入最后的加速冲刺阶段。

徐汇区建设和交通委员会综合科科长施敏,为记者还原了武康大楼架空线全部拆除前的最后50多个小时:

1月22日晚,武康大楼淮海路一侧的多功能杆已全部就位“立正”。当天晚上,同一侧的信息线全部剪除;

1月23日晚,已经剪除的信息线完成“大撤离”,至此武康大楼周边黑色信息线完成“入地”;

1月24日晚,负责为淮海中路、武康路、余庆路、天平路、兴国路这一五岔口的两座路灯供电的电源线完成最后一班站岗;

1月25日清晨,两座路灯电源线启动拆除,意味着武康大楼周边最后两根架空线告别历史舞台,百年前舒朗天际线在1月25日正式回归。

2018年2月,架空线整治工程启动前,武康大楼周边“蜘蛛网”密布。

2019年1月24日下午,武康大楼周边架空线仅剩最后两根路灯电源线还未拆除。  

2018年2月,从武康大楼看淮海中路、武康路、余庆路、天平路和兴国路这一“五岔路口”,挥之不去的黑色架空线。

2019年1月,“五岔路口”即将恢复初始“素颜”。

2018年3月,武康大楼淮海中路一侧

2019年1月24日,武康大楼南侧淮海中路的架空线基本清除,只剩下最后一组路灯线。 均 舒抒 摄

在市中心最繁忙路段,挑战“两大战役”

2018年,徐汇区首批架空线入地工程于当年3月上旬启动,淮海中路的华山路至宛平路一段,成为全区首条试点道路。紧接着启动的便是武康大楼南侧淮海中路一段的的架空线入地,而这也是上海地下路况最复杂的道路之一。

徐汇区建交委相关负责人这样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武康大楼周边架空线入地有两大“重点战役”,每一战都是在针尖上跳舞、与时间赛跑。

战役一,是大楼西侧武康路一段的架空线入地和合杆整治。去年3月开工后,这一段百来米的距离成为上海中心城区首条开工的架空线整治道路。去年9月30日,大楼武康路一侧的架空线先行完成整治,大楼西立面初露昔日峥嵘。

战役二,是大楼淮海中路一侧的架空线入地和合杆整治。去年4月开工后,分别于去年8月、11月完成电力、信息的主排管建设,并于去年12月30日完成人行道进户管敷设,意味着武康大楼两侧的架空线入地工程土建施工在2018年底竣工,具备了割接条件。

2019年1月24日,五岔口的两座路灯供电的电源线完成最后一班站岗

武康大楼近“五岔路口”一侧,黑色的综合杆已经就位

今年1月24日,大楼周边电力线和信息线均完成割接撤线工作,共拆除信息通信光缆65根、钢绞线10根,拆除电力电缆线路中10千伏架空线路和0.4千伏架空线路各一路。在此之前,徐汇已经先行挖潜扩容改造了一座变电站,新建2座电站,新增变电箱5个,确保交接期间大楼及周边公共设施用电安全稳定。

恢复近百年前荣光

上世纪20年代的“诺曼底公寓”

对武康大楼如此“宝贝”,想必上海人都不会有太多意见。因为这栋老楼,可能是上海出镜率最高、最为人熟知的历史建筑之一。

始建于1924年的武康大楼位于徐汇区淮海中路1842-1858号,大楼形如巨舰,由旅居上海的著名建筑设计师邬达克设计,是上海落成的第一座外廊式公寓,与宋庆龄故居隔街遥望。著名演员赵丹、王人美、秦怡、孙道临,著名导演郑君里都曾是这里的住户,聂耳更是曾邀王人美在这里试弹《风云儿女》的主题曲,即后来成为国歌的《义勇军进行曲》。1953年,大楼由上海市人民政府接管,正式更名为武康大楼。

武康大楼二楼的小花园平台

然而上世纪80、90年代起,这栋建筑的外立面就逐渐被数不清的电线杆、架空线、空调外机和格式电缆“包裹”。站在武康路淮海中路口,随机数一数,就有超过15根电线杆,天空中盘根交错的“蜘蛛网”更是数不胜数。

“以前淮海路上车很少,树很矮;后来树长高了,没想到电线杆也跟着‘长’了起来。”住在武康路上的赵阿婆今年84岁,回忆起45年前刚搬来时的情景,她说武康大楼周边“清清爽爽”的记忆快要模糊不清了,因为在更长的时间段里,这座精致典雅的大楼都被许多电线包围。

但是,1月24日下午,坐在大楼前“五岔路”口晒着太阳的赵阿婆,眼神却开始发亮:等到最后两根细长细长的电线拆除,在她记忆中,昔日武康大楼前“光亮亮”的场景即将再现。

“没想到,活到80多岁了,又能看到大楼以前的样子,真好看。”

昔日从兴国路路口看武康大楼,黑色架空线盘根错节

今日站在同一角度,恢复“美颜”的武康大楼

变美的那一天,就是今天

淮海中路是上海东西走向道路中最重要的主干道之一。而上海市中心的架空线整治,普遍存在三大挑战,包括克服地下管线密布、为电站选址以及多杆合一情况复杂。此外,淮海中路沿街还有数量可观的大型行道树,一方面是一旦开挖就不能小于1.5平方米的综合杆基座,另一边是最窄仅1.7米宽还带有精贵老树的人行道,综合杆的选址在市中心也是一项难题。

这也解释了赵阿婆一开始奇怪,为何“马路挖好了盖起来,又要再挖一挖”的困惑——地下管线、行道树根系、轨交线路等情况复杂,不能完全依赖机器探物,只能依靠手动开挖,小心翼翼地确认每一处可作为综合杆或变电站“安身落户”之所的地方。确认点位后,再统一进行地下管线的排布。

而今,武康大楼周边的淮海中路-泰安路一侧已经彻底告别黑色电线,今天大楼的淮海中路一侧也回归清爽“素颜”。记者还了解到,今年年内,泰安路的武康路-兴国路一段也将完成架空线整治。

去年初,徐汇曾在武康路北段一栋老洋房里设立了架空线入地和合杆整治综合指挥部,记者在指挥部会议室里看见一堵标有“过去、现在、将来”的白墙。“过去”的下方贴着上世纪20年代武康大楼的老照片,“现在”的下方是“蜘蛛网”密布的大楼,“将来”的下方暂为空白。当时,徐汇区建交委主任罗鹏翀对记者说,大家都在等着武康大楼重新变美的一天。

这个“有一天”,就是今天。

武康大楼一年“蜕变”:

2018年2月8日

2018年4月9日

2018年5月17日

2018年5月28日

2018年12月17日

2019年1月24日

【责编:邱爱荃】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