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聚焦东方 > 新闻

邱轶皓:蒙古帝国视野下的元史与东西文化交流

2019-12-12 20:29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12月12日,复旦大学网红历史系教授邱轶皓“蒙古史研究”讲座暨新书发布会在虹桥海外书院举行。

12月12日,复旦大学网红历史系教授邱轶皓“蒙古史研究”讲座暨新书发布会在虹桥海外书院举行。倪珺摄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讯 12月12日,《蒙古帝国视野下的元史与东西文化交流》的作者复旦大学历史系副教授邱轶皓做客“虹桥海外书院”,通过横向比较蒙古帝国在东、西亚所留存下的史料记载,带领读者穿越回到了那强大的蒙古帝国时期。

众所周知,蒙古帝国是一个疆域横跨东亚、中亚、西亚和东欧的世界性大帝国,很多研究者往往把重点放在蒙古帝国统治下的当代中国疆域部分以及其主要继承者——元朝历史上面。而此次,邱轶皓则把重点放在了蒙古帝国在中亚、西亚及东欧等地区的统治方面,并通过大量的历史图片以及当代历史遗迹的影像资料、文字资料,介绍了蒙古帝国征服并统治今天的伊朗、伊拉克、中亚地区(国家)以及俄罗斯、波兰、匈牙利等国的历史概况。

邱轶皓讲述蒙古史。

邱轶皓讲述蒙古史。倪珺摄

“历史文献提供了事件、疆域、人口等信息,但更为细腻的、情节丰富的记录则大多出自旅行家之手”。邱轶皓通过对当时的著名旅行家马可·波罗、拉班·扫马、卡尔宾尼、鲁布鲁克、李志常、常德、伊本·白图泰等人留下的游记进行总结,而后又提出一个有趣的假设让读者对当时的蒙古帝国有了更加直观的认识。

如果穿越回蒙古时代,我们受大汗指令进行一次横跨欧亚大陆的东西之旅,都需要具备哪些才能以及拥有哪些便利条件?

邱轶皓表示,当时的蒙古语通行帝国全境,作为一位旅行者当然要精通蒙古语,如果能够掌握波斯语、畏兀儿(回鹘)语、藏语、阿拉伯语、印度语、客失米儿语、富浪语等则更有利于他的旅行,且当时有许多的多语种互译字典可以帮助他做到这一点。

发布会现场。

发布会现场。倪珺摄

“横跨欧亚大陆,旅行者需要一份世界地图。”邱轶皓列举了蒙古帝国时期东西方的世界性地图及地球仪,证明地理方面的条件也是具备的。他指出,这些世界性地图及地球仪反映出当时的东西方在地理知识以及地图制作方法等方面是有交流的,而且可以说是互相影响、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的。

当时,蒙古帝国时期的驿站制度是非常完备的,如果是官方的使者就可以通过使用官方的驿站来达到目的。而私人旅行者则有两种方式,一是事先准备好大量的货币,尽管当时蒙古帝国各地使用的货币不尽相同,但各种货币之间有着统一的兑换汇率,所以只要货币充足,就不会影响到旅行者的旅行。二是旅行者可以通过贸易来为自己筹集旅费,在沿途各种货物的交换过程中,旅行者(商人)可以获得大量的利润。

邱轶皓特别介绍了当时在海上航行的最为先进的中国䑸——实际即是航行在大洋上的中国船队。有阿拉伯语文献记

邱轶皓特别介绍了当时在海上航行的最为先进的中国䑸——实际即是航行在大洋上的中国船队。有阿拉伯语文献记载:“(它们)好像长有翅膀的山,在水面掠过。”倪珺摄

发布会上,邱轶皓还从制度、文化、艺术、宗教宽容等方面讲述了蒙古人的统治对其治下各地的影响。例如艺术方面,邱轶皓重点介绍了波斯细密画(Miniture)中的“中国风”,并通过大量绘画作品展示出了当时伊朗等地方的绘画作品是如何受到中国画的技巧与风格的影响的。而后,邱轶皓又从现当代的电影、电视等作品中出现的蒙古人形象等解读了蒙古时代以及蒙古人对世界各地所留下的影响力。

据悉,此次发布的《蒙古帝国视野下的中外文化交流》,全书按主题分为上、下两部分。上编集中对蒙古帝国及元朝时期的政治制度以及政治结构进行考察,考察的重点聚焦于蒙古政治制度中和草原旧制,即和欧亚世界政治传统联系密切的几个方面,如汗位继承制度中的结构性冲突引起的政治动荡、草原分封制度在定居社会的移入,以及游牧社会政治中,身份依附关系和二元官僚制度之间的关联和相互影响等。力图通过广泛地比较、综合蒙古时代遗留的汉语、非汉语(主要是波斯语、阿拉伯语等)历史记载,考察蒙古制度传统地方化在各个汗国中的历史进程,揭示出它们在制度、观念方面的共同特征。下编试图在政治史维度外,将传统的文化交流史放置在具体的历史场景下进行讨论,横向考察蒙古统治下跨欧亚商业及人员流动所带来的物质、知识的接触与交流。(倪珺)

【责编:邱爱荃】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