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聚焦东方 > 新闻

伟大的艺术是一种信仰

——访当代文人艺术家吴林田
2019-04-02 09:02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吴林田2019-3-17 (1)

在上海的艺术界,有一位艺术家与众不同且具有鲜明特点而受到大家关注。他的这种特点,不仅体现在独特不羁的性格与不断实验具有探索精神的作品方面,同样也体现在对传统与现代、文化与艺术深刻的思考与无畏的行为方面。他就是上海艺术家吴林田,笔名大壶。

谈及“大壶”,吴林田表示,这个名字取自20年前,当时在上海文汇报评论专栏发表的100多篇文章就是用的这个笔名,以“大壶”为笔名,主要是“吴”“壶”谐音,其次是他本人酒量不行,爱喝茶,茶用壶泡,所以取名大壶。此外,还有一个深刻意义,大壶即是大容量,吴林田希望自己做一位有容量的画家,一位有东西方两个美术史容量的艺术家。

吴林田说,艺术家首先应该是个学问家。传统与当代的互撕,历朝历代没有间断过。在这种撕裂中,曾经的当代和创新经过大浪淘沙也成了传统。传统之所以是传统,取决于它本身的生命力,那些淹没在历史长河里的所谓传统大部分是糟粕。所以,好的就是传统,传统就是在非议和唾沫中发展壮大的,犹如一棵大树,不经历风吹雨打是茁壮不起来的。

山水、花鸟,人物,历代文人墨客都在画,都画出了不同的“传统”,但好的标准到底是什么?在历代书画馆里看,看来看去,大多是画江南的山山水水,为何董其昌和黄宾虹是属于殿堂级的画家,我想,他们的成功主要是融会贯通、承前启后。风格不是突发的,是学养的水到渠成,有整个晋唐宋元山水笔墨系统的容量,也有消化之后的自我认识,这样的作品就是经典,是永远打不败的传统。

传统需要流变,时代需要鲜活的艺术样式。在吴林田看来,传统与当代不该是对立的,应该是并存的。传统不等于迂腐、保守、固步自封,传统是曾经的活力。当代和创新不等于装神弄鬼、瞒人欺己,当代也要建立在传统和美术史的基础上才有意义。艺术家首先是个学问家,而非技术上的发明家。艺术不是发明创造,艺术是修养满溢。

“艺术家还应该是个杂家。”吴林田说,对艺术本身来说,风格不重要,你这个人很重要。毕加索、马蒂斯风格不太固定,不同时期不同探索,不同时期不同风格,什么都玩,什么都玩到高级别,我比较欣赏这样的画家。你是画画的还是写文章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最好的风格是隐去的,隐在画面最后,最好的风格是人。最有趣的灵魂隐在川流不息的人潮中,而非标新立异、招摇过市。

贡布里希说:实际上没有艺术这种东西,只有艺术家而已。德库宁说风格是欺诈,他宣称自己的绘画没有风格,其实在我们看来还是有风格的,这种风格是德库宁这个人,作品永远是人派生的产物。只有肤浅的艺术家拿表面的风格来说事。吴林田认为,任何时候,艺术都不应该滑入壁垒、藩篱、套路、圈子,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事实上每个艺术家走出工作室,到处都是让你下意识妥协的极易丧失独立性的诱惑。大家在风格化、标签化、努力抱团取暖、归类划圈的时候,做一个杂家也挺好的。

在采访中,吴林田说,我二十出头刚来上海时和比自己大二三十岁的先生玩的多,现在喜欢和更年轻的艺术家交朋友,他们的很多品质我们这代人身上没有。才华是可贵的,年轻艺术家最不缺的就是才华,但随着年龄的爬升,才华是要透支的,只有建立在文化修养上的才华是用不完的;不要复制自己,人生短暂,复制自己无疑是浪费生命,每一幅作品都应不一样,因为每天每一刻都新鲜的,不必在一个点上耗费一生,那样太苦,也不一定有收获;善于学习他人,好的就要学习,然后比学习对象更进一步,历代书法都学二王颜柳,大师辈出,经典的东西打不倒,像意大利歌剧一样,也就这么几首曲子反复唱;创新是诱惑但非必须,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就这些;搞艺术要常做无用的事,无用能让人生腾出很多空间,在这个空间里你是恣意汪洋的王者。(文/邱爱荃)

【责编:倪珺】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