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解非首都功能迈出实质性一步

2017-08-25 中国经济时报

 

中共中央、国务院日前印发通知,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新区规划范围涉及河北省雄县、容城、安新3县及周边部分区域,起步区面积约100平方公里,中期发展区面积约200平方公里,远期控制区面积约2000平方公里。

雄安新区的设立,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深入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作出的一项重大决策部署,其发展方向,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的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对经济新常态背景下的中国来说,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雄安新区的功能定位,在于集中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探索人口经济密集地区优化开发新模式,调整优化京津冀城市布局和空间结构,培育创新驱动发展的新引擎。《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指出,京津冀城市群的未来发展目标,就是要打造以首都北京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而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则是这一国家级战略的核心。从这个角度看,雄安新区的设立,就是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的战略决策迈出的实质性的一大步。

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的“2·26”讲话,全面深刻阐述了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重大意义、推进思路和重点任务,发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动员令,并从中央层面上界定了首都核心功能的范围。2015年2月,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九次会议又将疏解北京非首都核心功能的提法改为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其内涵,就是为了疏解首都北京人口过多,有效治理首都北京交通拥堵、环境污染等“城市病”,缓解人口膨胀与各类资源之间的矛盾,并结合京津冀协同发展,通过疏解非首都功能,既实现北京产业结构调整升级,也有效缩小京津冀城市群区域发展之间的差距。

《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将非首都功能产业疏解门类界定为四个领域,即一般性制造业、区域性物流基地和区域性批发市场、部分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功能、部分行政性和事业性服务机构。从北京的角度看,疏解非首都功能,有利于进一步优化产业结构,提升社会经济的总体实力;从河北的角度看,承接疏解产业不是新添淘汰低端落后产业的“包袱”,否则将会进一步加剧区际之间的不平等。

因此,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前提下,疏解非首都功能,北京是做减法,河北、天津则是做加法,在市场机制作用下,逐步缩小后者与北京之间的经济和公共服务水平差距,通过提升周边城市的城市竞争力,带动非首都功能的疏解,从而实现京津冀城市群的高水平协同发展。从国外首都城市功能疏解经验看,首都城市功能疏解与首都城市圈优化相辅相成,首都城市功能的疏解能促使首都城市圈规模结构与空间结构优化,而优化合理的规模结构与空间结构又能加快首都城市功能深层次疏解。因此,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不仅仅是疏解非首都功能产业,还在于着力增强周边区域的承载力和竞争力,搭建好周边城市的产业平台。

在雄安新区的建设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规划建设雄安新区要突出七个方面的重点任务,包括建设绿色智慧新城、打造优美生态环境城市、发展高端高新产业、提供优质公共服务创建城市管理新样板、构建快捷高效绿色交通体系、推进体制机制改革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打造扩大开放新高地和对外合作新平台。这些规划方向和目标,无疑紧密契合上述非首都功能疏解的发展要义,表明了中央对京津冀协同发展概念的清晰、深刻、科学的认识和定位。

值得强调的是,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是以政府为主导的逆市场调节行为,要依靠法律手段,辅之以经济手段,而不应当以行政手段为主导。因此,应尊重市场内在的经济规律,对这一多主体共同推进的长期、复杂的系统工程,做好主体协调和顶层设计。雄安新区的设立,则是在这一原则之下推出的重大举措,它必将对增强北京周边区域承载力和搭建好北京周边城市产业平台,促进首都经济圈城市体系优化发挥重要作用,从而对进一步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产生深刻影响,其深远意义,称为“千年大计、国家大事”亦毫不为过。(李成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