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聚焦东方 > 评论

上海不断增添的美术馆、剧院 靠什么一炮打响?

2019-12-19 23:16     东方网

编者按:这一年你的口头禅是什么?在诸多2019年流行语榜单中,几乎都能找到“我太难/南了”。在这句调侃中,我们看到的了当代人渴望抒发生活压力的情绪,但更让我们动容的是,这种情绪背后隐藏着的无数个体面对困难时的坚韧与拼搏。时值岁末,我们盘点一年中这座城市发生的点滴变化,希望通过这些“小确幸”,让你在迎难而上的生活中多一些温暖与乐趣,让你更多一个“喜欢上海的理由”。

上海又添一处文化打卡地!12月18日,历经三年筹备和建设的程十发美术馆正式开馆,程十发的巨幅照片在美术馆的大厅笑脸盈盈,仿佛也为上海又多了一所美育殿堂开心。也在今天,上海大歌剧院正式开工建设,施工机在世博后滩缓缓打下第一道桩,场面让人激动。

如果细心留意,这两年上海的文化场馆如雨后春笋般在不断涌现。仅2019年一年就有油罐艺术中心、上音歌剧院、九棵树(上海)未来艺术中心、西岸美术馆、程十发美术馆等场馆相继落成,“小而美”的演艺空间更是不计其数。当文化设施深入城市肌理,甚至和市民只有一条马路的距离,文化获得感就变得越来越触手可及。

新添那么多场馆 靠什么一炮打响?

汾阳路街区,上音歌剧院如今矗立之处,也是上海最负盛名的艺术街区。2014年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在这个街区亮相,时隔5年后,此地又多一颗明珠。在今年的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期间,来自世界顶级院团意大利斯卡拉歌剧院的莫扎特歌剧《假扮园丁的姑娘》及《魔笛》在上音歌剧院开演,让观众直呼这座文化新地标一出手果然不同凡响。新剧院靠什么一炮打响?好节目是硬道理。

在上海上音演出有限公司总经理冯岚看来,艺术节给了上音歌剧院机会,把最好的演出给了这座城市最新的剧院。谈及斯卡拉莅临带来的光荣与挑战,冯岚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可升降天花板、墙内可变吸声装置等技术让这座剧院成为世界一流的歌剧院,或许也是斯卡拉团队选择这里的原因之一。为此上音歌剧院舞台技术部工作人员整整一个月’住’在剧院里,不断调试。”冯岚回忆道,两部歌剧交替排练时,舞台技术团队也像正式演出一样,不厌其烦地一遍遍配合换景,只为呈现最完美的演出应对“开门大考”。

同样惊艳众人的西岸美术馆,因与蓬皮杜艺术中心合作,在开幕时就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从毕加索到杜尚,从贾科梅蒂到考尔德……上百件来自法国蓬皮杜的艺术珍品,让观众仿佛步入“现当代艺术史“的河流。不远处的油罐艺术中心,开业后就迎来了与日本艺术团体teamLab的合作,开幕首展“油罐中的水粒子”一度是上海最热门的展览之一,短短几个月展览参观人次破20万。

九棵树(上海)未来艺术中心位于奉贤区,开幕演出选择了汇集上影演员剧团老中青三代演员的恢弘史诗大剧《日出东方》。要知道上海很多大剧场都在市区,而“九棵树”则正好将优质的文艺演出、精品的舞台佳作源源不断地输送到远郊地区老百姓的“家门口”。“作为奉贤人,家门口能有这么好的场馆,感到相当骄傲,觉得家乡越来越高大上了。”这是远郊老百姓的心声。不仅如此,中心城区的老百姓也会坐着地铁来这里看戏,在“森林剧场”中感受艺术与自然的结合。

 文化场馆的目标:专业 专业 更专业!

如果说上音歌剧院弥补了此前上海一直没有专业歌剧演出场所的遗憾,那么随着未来上海大歌剧院项目的建设,上海的剧场设施体系将更加完善。另一方面,肉眼可见的变化是,不少老剧场也升级换上新装。上海话剧艺术中心、艺海剧院、长江剧场……观众欣赏水准越来越高,对剧院专业度要求也越来越多,这种专业度不仅体现在剧场硬件条件上,更体现在剧场的定位分工上。

正在改扩建的宛平剧院将在今年年底结构性封顶,聚焦戏曲的宛平剧院不仅为越剧院、沪剧院等传统戏曲文艺院团解决了“场团合一”诉求的回应。宛平剧院总经理夏天告诉记者,什么样的剧种适合什么样的舞台,宛平剧院在改扩建时特意在舞台同层设置了很大的后台,更适合戏曲的演出形式。

与宛平剧院定位大空间大制作大戏不同,此前改造结束的长江剧场服务于小型传统戏曲演出和试验性戏曲作品,今年也拿到了一张漂亮的“成绩单”。夏天透露,2019年长江剧场全年举行了250余场演出,其中许多主打的越剧小戏往往“一开票即秒空”。在上海戏曲艺术中心主办的小剧场戏曲节期间,长江剧场也迎来了它的“高光”时刻,作为驻场场地,长江剧场的戏曲节出票率达到100%。

上海众多的文化类节庆赋予这座城市浓郁的文化氛围,也让城市里的人对文化有所依赖。“先锋试验性戏剧更符合年轻人口味,所以这一年来剧院吸引了不少年轻人,推动戏曲艺术向年轻群体延升,将改变我们的演出生态。”夏天说。

除了“大场馆”,演艺空间也在上海遍地开花。今年“演艺大世界”授牌了32家“演艺新空间”,其中就有创邑SPACE老码头一期演绎空间。CREATER创邑品牌总经理许引兰说,演绎空间原本的位置是老码头创意园里一家海派融合餐厅,因为创意园逐步成为年轻人心中的艺术公园,所以2018年时把场地最好的位置改造成了公共演绎空间。“一开始还有点舍不得,因为这个位置是最中心的,但随着2018年黄浦江滨江沿线贯通,希望好的场地能为上海带来更多文化承载功能,我们定位在’社区’,希望能给周边居民注入更多文化力量。”

大世界、思南公馆、Mao Livehouse、上海地铁音乐角……上海各城区都出现了不同特色的演艺空间,与剧场资源互相补充,根据场地条件因地制宜组织演出内容,使得三五知己、职场同仁在餐饮聚会之余都能有各取所需的文娱休闲。市民小谢每年夏天都会到老码头听爵士音乐节。“我家住在附近,每天遛弯就溜过来了,周边景观、艺术装置也穿插其中,我喜欢把艺术融入生活。”

上海乐迷的“烦恼”:剧场那么多 每周看不过来

10月20日,从上音歌剧院看完斯卡拉《假扮园丁的姑娘》的苏晶(化名)走出剧场,天早已黑透了,今晚要在上海过夜了。苏晶在苏州做音乐老师,几乎每周都来上海看演出,多数时候当天往返。“我算着时间呢,苏州到上海高铁不到30分钟,我从家出发到上海大剧院90分钟,所以我都是精准到分钟在赶场,斯卡拉因为时长有三个半小时,结束已经晚上23:00了,我会在上海住一晚。”

3年前苏晶在东方艺术中心看过斯卡拉音乐会版歌剧《西蒙·波卡涅拉》后,“围观”斯卡拉歌剧完整舞台制作的愿望一直排在她的清单前列。本来准备飞去意大利看剧,没想到2019年上音歌剧院落成后,斯卡拉歌剧院“自己上门”了。这样的机会怎么能错过?“当时看到演出场地还是我没去过的上音歌剧院,我都没做功课,管它什么剧,买就对了,我相信斯卡拉,也相信上海剧院的水平。”

苏晶每年会飞去全世界各地看演出70多场,其中2/3在上海。“我并不觉得麻烦,就像日本大东京圈的乐迷跑市中心看演出一样,而且我会尽量把想看的展览和演出凑在同一天,白天看展,晚上看剧,来一趟也很值。上海新开的美术馆也都在我的打卡清单上。”

除了吸引越来越多长三角乃至全国的乐迷前来,上海越发浓郁的文化氛围对于本地乐迷来说,简直让人幸福到“爆棚”。小鑫是一位图书编辑,稍显“沉闷”的工作让他每周靠看演出来“续命”。小鑫说,入音乐坑7年多来,上海新增了不少剧场,音乐演出的数量也随之增加,“曾经烦恼于去哪里看演出,现在苦恼去同一时间段的演出看哪场。”

“我去年一年看了100多场演出,上交、东艺、上海音乐厅都去,今年逐渐回归正常,每周一场是合理的节奏。”在他看来,虽然演出场馆多了,但乐迷最关心的,还是场馆方的制作策划能力:能请来什么乐团和什么名家,开票时能优惠多少钱,曲目安排是否有水平……这些“软件”是乐迷们对上海文化场馆更高的期待。

文化场馆不能满足于当“房东”。这一方面,上海文化场馆的“操盘手”们与乐迷们想到了一起。上海大剧院总经理张笑丁告诉记者,在他看来,优秀剧场除了做好演出服务,还需要提高制作生产能力,承担更多社会美育的功能,通过以优秀剧场为主体凝聚演艺人才,使游客向观众转化,带动区域演艺生态发展,形成产业规模,从而产生更大的集聚效应。

纽约常住人口853万人,剧场多达643个,反观上海,2423万常住人口仅享有152个剧场,上海这座文化大码头还需源源不断增添新的场馆。让观众和演出团体两头都热起来,这无疑是剧院在硬件设施到位后面临的新挑战。期待越来越多的文化场馆拥有“爆款"演出,让更多市民走进场馆,感受艺术的魅力。(熊芳雨)

【责编:倪珺】
原标题:年终盘点|上海不断增添的美术馆、剧院 靠什么一炮打响?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