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聚焦东方 > 名家

当代艺术家如何玩转IP时代?

2016-08-05 15:38     雅昌艺术网

2016年,一个87年出生的姑娘用了半年时间,推出了34个视频,圈了600万粉,获得了1200万的注资,估值1.2亿元,她的一条广告卖到了2200万,她就是papi酱,一个个人化的超级品牌和IP, 也预示着当下进入到了个人IP化的时代。

其实,个人化的IP并不是一个新兴事物,一直有之,而且价值也早被人所知,比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艺术大师安迪•沃霍尔,当下炙手可热的艺术家村上隆、达明•赫斯特、杰夫•昆斯等等,都可以算是个人化的超级IP,现在的机遇与安迪沃霍尔处的时代相同,互联网、新媒体、电视、电影,各种直播平台、综艺节目,在娱乐至死的时代,对于新一代的年轻艺术家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但我们并没有看到中国出现像安迪•沃霍尔这样的世界级大师,究其原因何在?当代艺术家又该如何将自己打造成一个超级IP?

艺术圈的“网红”

“忙时像个孙子,闲了也挺无聊。身心没个放处,看水流过小桥。”2011年,微博上突然出现一个自称“老树画画”的人,他每天贴出自己的作品并配首打油诗,画面中永远有一位穿着长衫、戴小帽的无脸男子,这个人物会不时扛着花、携着酒悠悠荡荡地出现在朋友圈、央视春晚还有纪录片里。

老树作品:忙时像个孙子,闲了也挺无聊。身心没个放处,看水流过小桥。

“老树”是一个代号,很少有人知道他究竟是谁,短短的几个月时间,他成为热门ID,粉丝上百万,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网红”,在艺术圈的名气不亚于当下的papi酱,老树本名刘树勇,是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教授, 已过天命之年的他,画画只是业余爱好, 早年凭借兴趣自学画画,2007年,父亲患癌症,老树忧心焦虑,随心重拾搁置二十年的画笔,意图借此打发一个个无法安眠的夜晚。他首次尝试用国画的笔墨去画那些单线的小说插图,此时,逃避现实成为了折射在老树画中的内心真实。

老树作品: 【大暑】倏尔一阵微风,夜空划过流星。天地从来如是,人世却总多情。

微博走红后,他的作品变的炙手可热,几万一平还一画难求,同时也出版了众多书籍,比如散文集《花乱开》、 《在江湖》等等,开始有众多画展举办,除了“老树画画”之外,另外一位崛起于微博的网红要数“顾爷”,将近百万的粉丝使得他的每条微博都能获得众多粉丝的热捧,他的语言犀利幽默,加之娴熟的设计构图,一篇篇可读性极强的长微博,在信息爆炸的网络海洋中,凸显着极高的艺术营养价值。

望京裸奔哥实为当代艺术家厉槟源

沙滩哥实为行为艺术家何利平

当然也少不了“望京裸奔哥”、“沙滩哥”等被大家所热议的人物,尤其是“沙滩哥”的“只要心中有沙,哪里都是马尔代夫”,成为网络金句,被广泛传播,这些艺术家或者艺术明星,在极短的时间内获得了极大地关注,成为话题、热点,但遗憾的是没有进一步成为一个更大的品牌,用当下时髦的词汇叫做“IP”,他们有关注度,有庞大的粉丝群体,但也仅仅限于此,究竟是什么原因阻碍了他们的发展,当代艺术家想要成长为一个超级“IP”需要的是什么?

【责编:Alice】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