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聚焦东方 > 名家

【散文】在生命中(下)

2016-06-14 23:03     文汇报

138-140H2100028

作者:安谅 

(三)

这是家人不知晓的故事。我隐瞒了三十多年。

那时我大约还在念小学。家已搬入上世纪六十年代建造的老公房,三层楼,预制梁结构。没有卫生间,厨房多家合用。建有地下室,我们当年称之为防空洞。这该是应了毛泽东"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战略思想应运而生的。

防空洞很宽敞,有好多间,间间相通。但除了两个可以活动但平常上锁的半天窗外,只有一个坚固的铁门,设在单元的一楼楼道,可以进出。而这扇铁门的钥匙,却是我掌管着的。当年办向阳院,这个防空洞是活动场所。因为我就住这单元一楼,加之我还是向阳院小学生的头头,居委会信任我,就把钥匙交给了我。

天下哪个正常的孩子不爱玩?我当时虽看上去比同龄的孩子慬事沉稳一些,但玩心一点不缺,小区里几个穿开裆裤的玩伴,也跟着玩,这防空洞自然是我们经常游戏出没之处。

防空洞冬暖夏凉,也非常潮湿。有雨水常从半天商泼洒进来,地底下也时有积水。

那天,我又和两个小伙伴开启了铁门,下去玩耍了。铁门虚掩着,怕大人发现扫我们的玩兴。我摸索着去开灯,一脚已踩在了地上的积水里。

突然黑漆麻花中我的左手臂一阵钝击般的疼痛和麻辣。有一股力量象是要把我紧紧拽住。我的手臂弹跳了一下。我下意识地缩回了手。当时我还不知经历了危险,又若无其事地换了右手,去拨弄电灯开关。这一次,摸着黑,还是拨亮了。

灯泡裸露着,上下拨动的开关,就在灯座的下方,在五公分范围之内。

左手臂痛麻,好几天才渐趋常态。

后来我意识到是触电了,愈想就愈后怕,也许只差那么一点点,我就与死神紧紧拥抱了。也一点不敢向家人透露,怕受斥责,更怕他们因之担惊受怕。

(四)

七十年代的中山东一路,车水马龙,路还没像今天一样拓宽,机非也并无栏杆隔离。人行道也极为逼仄,与非机动车道混合在一块。

那天我和小伙伴去十六铺,具体目的早已淡忘,多半也是闲逛玩耍的。

我与另一位小伙伴在路旁走着,由南向北,不急不缓。一辆辆车子从我们身旁快速驶过,有的几乎是擦肩而过的。

我们丝毫没有在意。多少年就这么走过来的。

忽然就听到身后一声巨响,沉闷而震撼,心房也为之一颤。随之又是一声尖锐的刹车啸叫。紧挨我左侧的一辆货卡猛地停住了。像一头面目狰狞的雄狮,带着一股强大的惯性,却骤然止步了。但裹挟着的一种巨大的威胁,也一时迸发到了极致。

我回首一看,我数秒前走过的地方,一个约两米见方的木箱子,沉重地跌落在那儿,似乎无声地喘着粗气。

有一位阿姨在不远处惊呼起来:'哎哟,这,这孩子太巧了,差一点,就没命了!这孩子命太大了!"

我再一瞥那只木箱,它至少数百公斤重量,从货卡上重重地摔出,我若被压着,即便不成齑粉,也逃不了血肉模糊甚至化身肉饼的命运。

那只木箱,此刻仍虎视眈眈地盯视着我。

许多年后,这一幕还时不时让我甚感不寒而栗。

它像噩梦一般,纠缠着我。我,真正地感觉后怕。

长大了才明白:长大也不易。也深刻地感悟到:生命是脆弱的。生命的形成有太多偶然。个体的生命是有限的,而个体生命之外却是无边无垠的。在自己的生命中会遭遇多少摧人的磨难,有的生命犹如一针戳破的汽球,从此衰败泯灭。

所以应该珍惜生命。在生命中绽放自己,在生命中挥发自己。即便一如昙花一现,即便一如慧星之倏忽,如此,我们才对得住生命,对得起今世。

【责编:Alice】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