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聚焦东方 > 访谈

陈经纬谈不忘初心 方得始终

2014-08-30 22:30     人民网

  访谈简介

  不忘初心 方得始终

  时间:2014-08-19 23:09:00

  地点:人民网香港分公司访谈室

  简介:2014年8月19日23:09,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华全国工商联副主席、香港经纬集团主席陈经纬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接受人民网香港分公司和强国论坛联合专访,以“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为主题与网友在线交流。

  访谈背景

  陈经纬早在上世纪70年代便在广东汕头老家办企业寻出路,1979年定居香港后,他的生意蒸蒸日上,但也时刻关心家乡的发展。1989年,他回到内地投资兴业,为国家的经济发展贡献了自己的力量。陈经纬目前担任多项社会公职,包括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华全国工商联副主席、香港中国商会主席、香港经纬集团主席等等。他也是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在本期访谈中,陈经纬介绍了自己早年在汕头和香港创业的经历,并分享了他对中小企业发展、内地与香港的经贸局往来、以及“一国两制”在港实践等话题的看法。

  访谈回放

  主持人

  你好,这里是人民网访谈节目香江直通车。今天做客节目的嘉宾早在上世纪70年代便下海创业,1979年定居香港后,他的生意蒸蒸日上,但也时刻关心家乡的发展。1989年他回到内地投资兴业,为国家的经济发展贡献了自己的力量。这位嘉宾担任社会多项公职,包括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香港中国商会主席等等,这位嘉宾就是全国政协委员、香港经纬集团主席陈经纬先生。陈先生您好。

  陈经纬

  您好。

  主持人

  陈先生,说起您的创业之路可以从1972年说起,当时您在家乡广东创办了塑胶厂,解决当时职工的出路问题,可不可以讲讲您当时是怎样的想法,让您决定下海创业呢?

  陈经纬

  当时还不算下海创业,是自寻出路。当时那个时候在广东汕头,当时因为汕头这个地方国家没有什么投资,也没有什么工矿企业,所以,当地的居民找工作非常难。等我长大以后,刚开始,就打杂,做小生意,什么都做。后来因为当时的政策,做点小买卖,就属于投机倒把,属于违规的做法,所以就希望找一份正当的工作做。当时那个年代,在汕头市,要找一份工作,不管是工资多少,也不管是哪个行业,就是说,让你做环卫工人,也不能接受你去做。刚好广东先开放了街道工业,还有乡镇企业,街道工业就是一个集体所有制的企业,街道来管理、来组织。公家没有提供任何资金、场地,什么都没有,就是给一个牌照,当地的居民合作起来,好象合作社一样,合作起来自己解决,自己找业务,自己生产,赚了钱就发工资。发工资也是有一个规定,平均工资不能超过30块钱一个月,存下来的就做一些企业发展。

  陈经纬

  当时非常困难,我要找工作,找不到,刚好政府开放了这个渠道,所以我就组织了几十位亲朋好友,合作起来做一个街道工业,我就当了经理。这个也是中国民营企业,第一代民营企业的缩影,因为什么都没有的,你自己一个人凑几百块钱,然后去一些工厂,国营工厂退下来的机器设备,我们又买了一些新的,在一些国营厂转一些边角料,做一些塑料包装,包括瓶盖,后来做大了,做塑料瓶这些业务。这个业务主要是政府想着一个办法给一个政策解决居民的就业问题,所以,这个是很成功,但是这种企业是非常辛苦,因为当时在计划经济年代,没有市场可以买原材料,也没有市场可以卖产品,都是要和国有企业打交道。国有企业就是转那些边角废料给你去生产。机器设备也没有地方可以买,就是国营企业转让一些废旧的来生产。虽然那么辛苦,我们的政策、投入,最困难的时候,6个月发一次工资。最困难的时候,六个月没有工资发,等到六个月一块发。

  陈经纬

  我们辛辛苦苦经营,在这家工厂,到我香港来定居,我就干了八年,在这八年里,虽然那么辛苦,就给我一个非常好的锻炼的机会。因为处在那个环境,有市场的地方更困难,因为没有市场,买材料要求人,卖产品也要求人,没有技师,有技术的都在国营工厂做,都是退休,老人来指导。没有机器设备,就是我们使用的机器设备是国营厂退下来的,再来维修,当时经营这个企业是非常困难,但是对我人生来讲是一个很好的起步。虽然经历那么困难,让我磨炼了一个坚韧不拔的精神,艰苦奋斗的精神。对我人生来讲,是一个很好的起步。

  主持人

  您人生的起步在汕头创办这个塑胶厂,这段时间对您后来把企业做大做强,可以说打了很好的基础。您到香港之后创办了经纬集团,可不可以介绍一下经纬集团主营业务?当时在香港,创业的氛围是不是很好?

  陈经纬

  香港创业的氛围是很好,但是你要把它做大做强是很难的。为什么香港在职业经理方面没有那么成熟。在香港你做小商小贩,非常小的创业机会是有,但是你要略微做大一点点,基本是不可能的。从这个资本方面的氛围,香港是一个资本主义社会,一个家族没有祖宗留下来的一些资本的力量,自己出来创业,创成功了就比打工好一点点,也好不到哪里去。我到香港来有一定挑战,因为我是在内地受教育的,到了香港来,当时整个社会使用的语言,都是用英文的。所有办公楼,当一个小白领,也要懂英文。你当个蓝领的领班,填一些单都要用英文,你从大陆刚来香港,没有英文这个基础,你基本上连当个白领的普通员工也当不了,所以逼着去做小生意。从小生意做起一步一步来。我能够从香港创业这么艰难的社会,我能够做起来,首先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感恩国家的改革开放,提供了一个很大的舞台空间,因为我1979年刚从大陆过来,对内地的经济社会、人文风俗非常了解,所以刚好国家改革开放了,把国门打开,我们从一开始的,给我最大机会就是做内地与香港贸易,就是我们内地的商品需求,各方面我们非常了解,比香港人了解。当时开始内地一些出口的很多生意,也非常需要通过香港这个平台来转口,卖到国际上。所以我利用香港这个国际化大都市的平台,也利用熟悉内地的一个优势,从两地贸易做起来。

  陈经纬

  归根到底一句话,有今天的小小成就,首先感恩国家的改革开放。因为我非常了解,国家没有改革开放,我到香港什么都不是。如果想去创业,永远是停留在小商小贩个体户,自己当老板、自己干过很小的一些业务上,想要做一点点,可以说不可能。国家的改革开放给我们香港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契机,相应来讲,香港也为国家的改革开放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劳。改革开放的时候,国家百废待兴,对国际上的交往,国际上的往来,几乎是非常陌生。香港是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在国际上有很好的营商网络,特别是国际化的专业人才,我们国家的改革开放,从初期引进来的时候,首先是香港一些中小企业,到内地进行三来一补,原料加工,小企业做起。当我们国家改革开放较为成熟了,有利可图的时候,才有很多外国的投资者,大的企业到内地来投资发展。内地没有国际化的经验,更重要没有国际化的人才。所以,很多投资引进来都是通过香港这个地方,为国家搭了一个桥梁。俄罗斯在改革开放引进外资这方面,也羡慕中国有一个香港作为一个窗口,为国家的经济发展起到很好的作用。这方面,刚刚改革开放,内地的都是香港来帮忙,出口的,也是通过香港转口销售,香港为国家的改革开放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劳。反过来讲,香港这30年来逐步繁荣,社会不断地进步,经济繁荣那么好,人民生活收入的提高,也是有了国家改革开放这个大平台。新加坡的李光耀也非常羡慕香港有背靠祖国大陆这个十几亿人口的大市场,特别是通过改革开放以后,经济总量加大,人民生活提高,消费力也提高,香港有背靠祖国这个大市场,是给香港创造了很多商机,服务引进来、走出去,包括代理香港,内地商会出口这些业务,也把货物销售到内地去,香港是离不开国家的改革开放,才有今天的繁荣。我自己个人感受是这样的。

  主持人

  刚才您也说,如果没有国家的改革开放,您可能也很难有今天的成就。但是,在机会面前您也是非常善于把握的。1989年您回到内地投资兴业,把这个经纬集团的经营版图扩大了,扩大到整个全中国。您当时设想回到内地去发展,有没有一个规划?

  陈经纬

  我是1979年来到香港,很幸运,在国家改革开放的大机会下,就从事这个两地贸易买卖,取得了很好的业绩。我是从内地来香港,对内地的各方面都了解,特别是广大人民的诉求,1979年到1989年开放这十年,全国人民最先得益、发展得最好、改变得最快的就是沿海地区,生活有了改善,社会有了很大的进步。特别是文明精神方面都有很大的变化。内陆地区虽然没有沿海发展得那么快,也同样在改革开放的政策下,都是向好的方面。文化大革命到尾期,到了1989年,这代人全部见证了两个不同的年代,就是在计划经济年代,特别是文化大革命,一种不对称的政策,搞得人们基本什么都没有,所以,我自己感觉到改革开放是中国一条出路,如果走回头路,一定是死路一条,我相信不管谁上台,都一定要把经济搞好。如果谁上台把经济搞好,再走回头路,可能人民不愿意,人民不答应。所以我判断中国的改革开放是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一定会向好的方面走。所以,当时我就拿出很大的决心,就强烈地把业务中心迁移到内地去发展,把香港,名义叫总部,事实上是一个办事处,重心是在内地。这么多年来,也非常幸运,通过我们的努力拼搏,还有整个集团全体员工、管理层的努力,也取得了很好的成就。

  主持人

  刚才您讲了为什么选择回到内地去发展。您也是有了自己的一个判断,有一个趋势,就是中国只会往好的方向发展。可不可以讲一讲,您在内地经商多年,我相信您也走遍了大江南北,也见证了中国的变化,可不可以讲一讲这些年您觉得内地变化最大的是哪些方面?

  陈经纬

  变化是大到举世瞩目。首先取得的经济成果,世人惊叹。历史上在每个国家,在中国的历史上,也是空前绝后的,变化是大到无法形容,大家都知道,有目共睹。因为中国的经济变化,第一,是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第二,精神文明的生活也提高了,我们经历了在文化大革命,要说开玩笑讲一句话就犯法,就犯罪,所以在改革开放以后,从政策上,人民的民主也变化了很多,生活好了,精神生活上也变了很多。因为我们都经历了,我在内地经历了文化大革命那个背景,从改革开放一路走来,不断地在进步。前几天我在香港,香港有些人很少和内地接触,也很少了解内地国家管理层,有很多青年受到这些社会负面的影响,对国家了解不够。我就说,香港人对内地不了解的人应该要加深对内地的了解,国家在进步,管理层在进步,不断在进步,不是停留在文化大革命那个年代的状况。国家的进步、变化,没有可以什么可形容的,因为在国际上也好,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也好,没有一个案例可以比拟,所以我形容不了,变了多少,真的是没有人能够形容是怎么变化。变化都是向好方面变化。生活、经济、社会稳定,各方面都变了很多。

  陈经纬

  到内地发展,案例都是很多很多,30多年来,香港大家都很了解内地,当然还有一部分人不了解。特别是商界方面,香港比较成规模的东西,没有说和内地没有来往的。比较成规模的东西,商界,对内地也非常了解。现在从这么多年来发展,特别是这两年,十八届三中全会以后,内地的政策就从国有企业、民营企业,现在在内地的商机最大的商机就是有实力、有资本的企业,国企在深化改革,搞混合所有制经济体,对香港商人来讲,内地国企改制,搞混合所有制是香港企业界一个很大的商机,所以,参股一些国企的股份,国企技术力量、人才在内地来讲是民企比不上的,它的资本力量也是民企比不上的,但是它是缺乏了一个灵活的经营机制。中央推出混合所有制,要引进民间资金,包括我们香港的资金,把国有企业改造成混合所有制,主要是需要有国际化的经营力量,需要有灵活的经营机制,来参与国企的改革,这是香港商人一个商机。

  主持人

  刚才您也讲到混合所有制可以是我们港商下一步北上发展的一个新的思路。您在内地经营事业,也非常关心中小企业的发展,您觉得,两边的政府对于中小企业的扶持力度足够吗?关心程度高吗?

  陈经纬

  在香港也好,在内地也好,国家对中小企业的发展,从高层来讲,都非常重视,也有非常大的魄力、心态,想来支持。在实施方面,现在还有一方面各地的政府的执行力,还有中央各部委的执行力,还不够。往往一些非常好的,中央非常好的制度出来,谈到实事方面,就碰上了阻力,所以,好象前几年推出支持非公经济发展36条,总共在民营企业还有经济各方面,说是“玻璃门”,扶持政策,看到,拿不到,到现在来讲,还是存在这个问题。香港特区政府,因为香港是一个自由市场,香港这方面对扶持中小企业发展,首先它第一个基因,和内地不一样,内地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对企业的扶持,从中央政府也好,各级政府也好,有一个责任在那里,香港一般来讲,采取积极不干预这种态度,对中小企业的扶持,口头听到,但实际上是非常少。我作为香港的工商界,也是在内地发展的工商界,内地政府,特别是各部委、各地方政府,要把中央扶持中小企业的精神落到实处,不要变成停留在口头上,实事上却很难,实际发挥不出来。香港的政府,对中小企业发展最快的扶持非常重要,政策方面有了很大的变化,香港大企业都有自己的利润,中小企业如果政府没有真正能够有实际扶持的实际办法,中小企业是越来越困难。

  主持人

  您觉得香港和内地之间怎么样更好地产业对接呢?因为现在很多港商都把生产线搬到内地去了。

  陈经纬

  香港企业在早期到内地发展,与内地民营企业相对来讲,香港企业要有优势,因为它有国际的背景,国际化的经营人才。特别在早期,内地还没有发展这么快的程度下,它的技术,特别是管理,比内地民营企业要有优势。各行各业的发展都不错。但是到了现在来讲,通过30多年内地的深入改革开放,内地民营企业有很大的发展进步。现在来讲,香港的企业在内地投资实体企业,优势失去了,因为内地从早期进出口都是通过香港来转口,到后来各地都建设了港口,就直接出口,直接进口,很多都没必要通过香港来做中转。这是一方面。其二,内地的管理在进步,它的技术也在提升,所以,民营企业的韧劲,发展企业的冲动,投资的冲动、创新的冲动,都比港企还要好。目前来看,港企在内地要做到的长处在哪里,香港企业国际化经验、管理经验,国际市场的销售优势已经过去了。后面,相比内地发展,我认为现代的服务业,香港企业还是比较有优势的,从实体经济来讲,香港的企业越来越有优势。现代服务业,香港是国际化的大都市,全球的营商网络,管理的经验,服务方面,香港还是有优势的。香港企业到内地投资一定要知己知彼,在能够百战百胜。

  主持人

  像刚才您说的,两地要想产业对接,合作得更好,就要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您在香港也经常参与商界的一些活动,一些工作,比如您创办了香港的中国商会,也是担任主席职务。您觉得,香港中国商会怎么样去帮助您的成员企业在北上发展的过程当中起到一个帮助的作用?

  陈经纬

  香港中国商会是在国家“引进来走出去”的大背景下应运而生,早期内地都是引进来的为主,现在包括前几天开始,已经开始有走出去的力量。以往都是港商到内地投资,近十年来,有很多内地的民企来香港投资,通过香港这个平台走上国际。这个商会主要是服务内地的民企到香港发展,通过香港这个平台走国际化的道路。

  陈经纬

  另外一方面,香港的企业家在内地的发展,我们也提供了一些信息,提供了一些帮助。全国各地的地方政府,在香港招商引资,我们要做出一些服务。对未来,香港企业到内地去发展,香港企业要知己知彼,到内地发展,我认为香港在现代服务业里面有优势,因为早期刚开放的时候到珠三角,原料加工,这些加工厂,竞争的优势现在已经没有了,后面就要发展现代服务业这方面。内地的发展,现代服务业的空间很大,因为十几亿人口的一个市场,不是一个十几亿都没有消费力的很穷的时候,现在十几亿人,大部分都有消费力,从内地去发展现代服务业,目前还是大有商机所在。一些企业家,特别是我们香港的会员,他们有需要的,他们也会跟我们秘书处提出一些诉求,我们要经常带着团队到各省市去访问,全球商机。

  主持人

  陈先生,您不仅自己寻求方法,把企业做大做强,也想办法让自己的成员企业,也帮助别人把企业做大做强。可以说,您1979年到香港定居以后,您也是香港回归祖国的见证人,您怎么看1997年以来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和发展?

  陈经纬

  我是一个见证了港英政府统治香港那个过程,也见证了回归以后这个过程,更加我比一般香港市民了解内地,包括了解中央政府对香港的政策。所以我认为,香港在回归祖国以后,港人应该感到荣幸、幸福。过去在港英政府管束下,香港人就是好象没有父亲一样的小孩。在政治方面,当时我理解的,香港一点地位也没有。回归祖国以后,我们自己当家作主,香港在伟大领袖邓小平的策划下,提出了一个“一国两制”这个构思。中国人有智慧,“一国两制”在国际上也没有案例可以去对比。所以,回归前,大家应该是感觉到,港人一个是没有任何政治地位的,这是第一。英国政府,英女王特派一个港督,华人在政治,特别是在政府方面,基本很难参与到比较高端、高层的事情。对香港来讲,管制,对殖民地的社会,大家都了解,港英政府从香港,经济方面,从香港抽走了很多钱。回归以后,对比下来,“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在政治方面,给了香港人很好的一个权利。从经济方面,我就说,我感觉到,自从回归祖国以来,中央政府没有向香港收取任何税收、任何费用,在全世界甚至没有的,一个地方政府不用向中央政府缴税。不但没有,中央政府为了香港的繁荣稳定,还想尽办法提出了很多构思,好象CEPA,就是对香港企业界到内地交往,最大的优惠。这方面虽然说香港没有用好,当初有一个很好的优惠,前几天在香港大讲堂,我讲,我们港人应该说来个对比,回归前是怎么样的,回归后是怎么样的,这很明显。我们回归祖国以后,有一个这么伟大的国家,我们要感到自豪。特别授予港人高度自治,这是非常难得的,也是其他地方没有的。

  陈经纬

  目前来讲,香港人最近有一些个别激进分子,我相信是受到一些反华势力的利用,所以在香港搞来搞去。我认为,这个是对香港长治久安不利的。有些从口头讲讲民主,讲得冠冕堂皇。他没有想到,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个特别行政区,从基本法来讲,香港特首怎么选选出来,选到最后,都是要中央政府任命才有效。中央政府要求是一个爱国爱港人士,这是无可厚非的,任何一个国家,自己选一个首长出来也好,不可能选一个反对国家,对当地不利的人来当首长。现在怎么搞,搞到最终,从基本法来讲,要中央政府任命,中央政府不满意,不任命,那么就白选,对香港的繁荣稳定,经济发展,是有很大冲击。我觉得,我们香港人应该明白,我们不是一个独立的政治体,甚至不是一个国家,我们是一个地方政府,任何事情都是在国家宏观领导的框架下来,我们说“一国两制、高度自治”,国家的底线还是有的,自治问题的要求,香港人爱国,这都是无可厚非,哪一个国家的国民不爱国,能够让你在那个国家生存,不可能的。如果你不爱国家,你就是反对国家,就分裂国家,这绝对在任何国家是不容许的。最近闹得乱哄哄,我想大家应该清醒一点,香港是一个经济主导的社会,我们应该在“一国两制”、《基本法》的框架下,集中精力把经济发展好。一些是国家的事情让国家去做,我们香港本地要做什么事情,我们本地来做。所以,我说最重要的是经济繁荣,广大市民打工仔有工作,工资待遇好,做生意的,生意做得要强盛,生活过得幸福才最重要,千万不要给一小部分激进分子牵着鼻子走。特别是现在一些年轻人,对国家不了解,对香港究竟是什么也不了解,所以,让人家牵着鼻子走,这是错误的做法。对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是不利的。所以,我们香港人应该知道自己是什么,做到自己是祖国大家庭里面的一个成员,而不是家庭的主人。我常常在讲,国家对香港就好象一个大家庭一样,中央是一个家庭的主人,我们是一个家庭成员,从客观上来讲,一个家庭的主人不可能会对自己家庭的成员不好。这是绝对的,不用去想的,我是一个家长,对我的家庭成员绝对出发点是绝对好的,但是有时候,这个家长是人,不可能百分之百都能够容纳家庭成员的意见,所以,要互相包容。香港社会就是要经济繁荣,稳定,大家生活过得好,就最重要了。

  主持人

  陈先生,刚才您也谈了您对香港这17年来的发展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最后一个问题想问问您,我们现在都在谈“中国梦”,您可不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您心中的“中国梦”是什么?

  陈经纬

  “中国梦”,作为我个人来讲,就是社会稳定、人民生活好,在国际上,中国人有可以发声的地方。中华民族是一个很伟大的民族,历朝历代,通过不断地改革,不断地变化,我相信现在在我们中央政府领导下,还有目前国家的体制是非常好的体制,我相信,只要大家共同努力,一定会实现“中国梦”。

  主持人

  今天非常感谢陈经纬先生接受我们的采访。谢谢您。

  陈经纬

  谢谢。

  主持人

  同时感谢您的在线关注,再会!

【责编:dfpd2】
原标题:人民网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